請百度搜索阜陽市阜濛食品有限公司找到我們!

朱建軍總經理

“為人和善,待人熱情”這是朱建軍先生給記者的第一印象,近日由阜陽市委宣傳部指導,市場星報、阜陽熱線承辦的阜陽大型網絡采訪活動“傾聽企業家背后的故事”走進阜濛食品有限公司,專訪總經理朱建軍先生。朱建軍,1974年人,阜南人,現為阜濛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。

阜濛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朱建軍

談起創業,朱建軍先生揮手一笑,沉思良久,他說:創業之路走的艱辛。阜南這地方,尤其是中崗鎮,地處阜南濛洼分洪道和谷河交匯處,曾是蓄洪區的一部分,是個有名的貧困地區,而現如今,這里中崗四里湖、濛洼數十公里濕地資源豐富,尤其是水草豐茂,生態環境好,水域面積廣,為當地發展水產養殖,特別是本地濛洼麻鴨的養殖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放養環境,也為我們做板鴨生意提供的天然的原材料。2008年10月公司成立,在阜南縣城關鎮租10來間房子做板鴨生產、銷售起家,當時因資金有限,依靠家人幫襯做點小生意起步。第一年銷售板鴨一萬多只,第二年開始扭虧為盈,穩穩地占據阜陽市場。

據朱建軍介紹,隨著阜南縣近年來的不斷發展,阜南得到各方面政策的扶持,當地經濟社會得到極大的發展,尤其是阜南中崗鎮的發展環境的極大改善,隨著工業經濟的聚集效應,阜南縣中崗工業園區在不斷地發展壯大,朱建軍在食品行業上闖出一條極具前景的發展之路,他看準了阜南中崗工業園區的獨特地域位置和不斷改善的創業環境;為了企業進一步發展壯大,也為了進一步改善企業的生產環境,2013年阜濛食品有限公司正式進駐阜南中崗工業園,擴大生產規模,主要生產肉制品、蛋制品、中崗牛肉、牛腱、休閑食品。

“當時創立公司,想法很簡單,為了擴大板鴨銷售,將我們的阜濛牌板鴨推廣出去,帶動當地經濟發展,也壯大我們企業自身的實力?!敝旖ㄜ娤壬鐚嵳f。

近幾年來,阜濛食品有限公司在朱建軍總經理的帶領下,公司上下團結一心,抓阜濛板鴨的生產質量,狠抓企業規范,產品不斷地升級,在阜南、阜陽、乃至全省周邊縣市區的市場上銷售業績穩步攀升,阜濛板鴨的品牌叫響周邊縣市區,成為阜陽市食品行業的龍頭企業。同時伴隨著食品行業發展新的契機和市場需求的拉動,阜濛食品有限公司開始瞄準牛肉制品的市場前景。

“本地生產的黃牛,因我們當地的生態環境好,群眾喜愛飼養黃牛,黃牛的生長環境也是不容置疑,飼養傳統加上良好的生態環境,形成了美譽全國的阜陽黃牛肉,我們立足本地資源,著力拉動地方經濟發展,推動本地發展養殖,帶動群眾致富,也可以說,為了讓叫得響的黃牛肉這一品牌能推廣到全國。我們注冊了阜南中崗牛肉。選用1-2歲的壯牛,采用標準化的、安全衛生的生產理念,制作純牛肉制品、純植物香料,食用美”朱建軍介紹說。

阜南中崗黃牛肉,以肉質鮮美,口感細膩、營養價值高著稱,近年來阜濛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阜南中崗黃牛肉暢銷各地,深受喜食牛肉的消費者歡迎,隨著銷量的不斷攀升也推動了阜濛食品有限公司的不斷發展壯大。

目前,阜濛食品有限公司主要經營阜濛板鴨和中崗牛肉這兩大主要品牌,隨著公司的進一步發展壯大,朱建軍敏銳地洞悉市場發展趨勢,前瞻性地提出:立足本地資源,圍繞兩大品牌,繼續拓展市場。近期,朱建軍帶領團隊赴各地考察學習,準備引進更先進的設備,做幾個市場更暢銷的品牌。

“食品行業競爭激烈,阜濛食品有限公司作為食品行業的一員,在國家不斷重視食品安全的前提下,我們公司將在產品的原料選擇上嚴把質量管,在生產的環節上嚴把生產關,在銷售流通上,嚴把銷售關,希望將產品不斷地奉獻給消費者?!敝旖ㄜ姀娬{說。

企業重視誠信、重視品牌發展,朱建軍更是重視企業在經營中的誠信意識,他強調:質量是血,顧客是命,我們作為食品企業,更應該把狠抓產品質量放在首位,把顧客的利益放在重要位置上。

朱建軍引領記者走進阜濛食品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,親身體驗生產的每一個環節。在牛肉加工生產車間,記者看到剛進入生產環節的新鮮牛肉?!斑@是我們剛剛進入生產環節的牛肉,很新鮮?!敝旖ㄜ娊榻B說。阜濛食品有限公司內干凈整潔的廠區環境,規范的企業制度、標準化、現代化生產設備,讓記者感受到了阜濛食品有限公司對產品質量負責,對顧客負責的態度。

在阜濛食品有限公司記者看到已經生產并包裝完好的牛肉制品:中崗牛肉、牛腱。朱建軍表示:隨著2017年春節的即將來臨,我們企業的生產也逐漸進入了生產、銷售的旺季,訂單也隨之而來,我們為了讓更多的阜陽、乃至全國各地的消費者吃上安全、綠色、放心的板鴨、牛肉制品,我們無論訂單業務多忙,都將一絲不茍地狠抓產品質量,絕不允許任何一袋不合格的產品出。我們將從選材、生產、銷售的各個環節,認真負責,讓我們的每一只板鴨、每一袋牛肉放心地端上消費者的餐桌,讓廣大消費者放心地吃上阜濛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食品。

0558-2887666
瀏覽手機站
免费jlzzjlzz在线播放国产,日本波多野结衣a片在线观看,18禁美女裸体免费观看网站,麻豆国产成人av在线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